比如分更多时段打不同折扣削峰填谷

2020-12-22 10:58

在地图上把这些低峰票价实施站点都标注上:八通线,除了最西边与1号线换乘的四惠站和四惠东站外,所有车站都涵盖其中;昌平线一期开通的7个车站中,除与13号线换乘的西二旗站和生命科学园站外,统统涵盖。

至于为何敲定7时。目前,大部分车站进站高峰时段在7时30分至7时45分,这段时间也是地铁各线“最挤15分钟”。如果选择太靠近这个时间段,起不到分流作用;但如果选择再往前的时间段,吸引力又会下降。经过综合考虑,选定7时。目前,全路网7时前进站客流在27万至30万人次左右,之后客流增长曲线陡增。希望通过价格因素,分流以往在7时至7时45分出门的乘客。

至于晚高峰暂时没有推出低峰票价,主要是因为晚高峰从16时持续到19时,客流相对分散。

其实,不是地铁不大方,而是经过了综合测算才敲定了7折。在低峰票价推行前,交通部门通过乘客问卷形式进行调研,希望了解乘客每天出行时间、距离和花费等。当时大部分人选定如果打7折可以考虑错峰出行。

据测算,试点推行低峰票价的车站进站客流的单次平均票价在7元左右,如果乘客早出门10多分钟,每月可以节省40多元。乘客孙女士说:“一个月就省了两三个汉堡?感觉不划算。”

“工作都忙,都愿意踩着点儿赶车。”市民刘先生家住八通线传媒大学站附近,在三元桥附近上班,他说:“尤其是冬天,宁肯挤,也实在是爬不起来。干吗不按照每站的大客流情况,分别设置打折的关门时间呢?”

按照目前的数据,工作日7时以前进站客流在30万人次左右。每一座车站都有各自的尖峰时刻。一般情况下,从路网远端到近端,尖峰时刻越来越晚。

同时,低峰票价7折后,累计优惠政策仍可享受。即每个自然月内,乘客乘车使用市政交通一卡通支出累计满100元后,超出部分将享受8折优惠;满150元后,超出部分享受5折优惠。低峰票价折扣的高低,可能会影响乘客的累计优惠。就在本月初,地铁全网测试低峰票价时,就有乘客担心低峰打折会造成“月底不够累计折扣,最终多花钱”。

这些车站都分布在轨道线网的端头,算是早高峰拥挤的“起始点”,都是常规限流车站。“众所周知,北京地铁早晚高峰客流集中,工作日约45%的客流扎堆儿在这早晚高峰的5小时内,而剩余的55%客流则分散在10多个小时内。”孙方说,实施低峰票价,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吸引一部分乘客错峰出行,试点就选择从最需要,也是最“挤”的车站开始。

孙方坦言,7折是双重“优惠”平衡点,但目前很难估测低峰票价的吸引程度有多大。之所以试点期选定1年时间,就是希望了解四季变化、法定节假日等情况下,乘客对于低峰票价的接受使用情况。“一年之后,我们会根据这些追踪数据,对低峰票价进行调整后推广,比如分更多时段打不同折扣削峰填谷,但也有可能效果并不理想,最终取消。”

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常务副总孙方说:“从2014年12月28日,北京轨道交通采用新的票制票价后,交通部门跟踪统计了全线网18条地铁线、318座车站的各类进出站数据,每条线路都经过了综合测评,最终选定了目前实施低峰票价的两条线16座车站,这些车站最大共同点是早高峰拥挤。”

孙方解释:“轨道线网整体运营,要考虑综合运输效率最大化。虽然边缘客流往城里聚集有一定的时间,但是八通线和昌平线全程时间在30分钟左右,各站客流最高峰到来前后的差别在10分钟左右。最终决定选择统一的关门时间,还是考虑到实施的可行性。”

北京地铁给出数据:八通线和昌平线早高峰客流压力大,列车满载率分别突破了120%和140%,而且客流呈现单方向朝中心城区聚集趋势。